当前位置:广灵在线 > 当护校与战“疫”不期而遇

当护校与战“疫”不期而遇

  当护校与战“疫”不期而遇

  当护校与战“疫”不期而遇

  ③

  “爸,告诉您一个好消息,我因工作表现突出被队里通报表扬啦!”和家人视频时,肖禹霆的嘴角难掩发自内心的喜悦。作为信息工程大学信息系统工程学院学员四队的一名大二学员,从1月中旬放寒假至今两个多月来,肖禹霆和队里的88名战友一直担负学校护校任务。

  肖禹霆这一代年轻人未曾久离过温馨的家园。挂掉视频后,肖禹霆不禁想起大年初二的那个晚上,晚点名后他和战友回到宿舍,一时间集体陷入沉默。刚才队里宣布,因受疫情影响全校取消护校轮换,这也就意味着,这个寒假他们不可能有回家的机会了。昨天大家还一起庆祝新年、庆祝回家的日子进入倒计时,可最后一刻,希望的肥皂泡却被刺破。大家多少都有点儿“兜不住”,有的女学员甚至当场抹起了眼泪……

  然而,当迅速蔓延的疫情毫不留情终止他们的计划,把毫无准备的他们推到战“疫”防控一线时,他们思家时表现出的“多愁善感”立即变为身为一名军人的“英勇顽强”。“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,至少我们还有梦。”面对延长的假期和尚不知截止时间的特殊护校,这个由“90”后队干部和“00”后学员组成的护校分队表现出坚毅顽强,在战“疫”的道路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青春印记。

  1300公里长途跋涉——没接到孩子回家,却见证了一名年轻军人的成长

  窗外夜色渐浓,肖禹霆却毫无睡意。刚才和家里通报学校“取消护校轮换”的决定时才知道,父亲担心他在返家路上有感染风险,8个多小时前已经从辽宁营口开车出发赶到学校来接他。

  “爸,您直接回家吧,别来了。”“你爷爷最近想你,你给领导说说,看能不能回去几天?”肖禹霆知道,爷爷患有心脑血管疾病,已经82岁了,去年以来多次住院,作为唯一的孙子,爷爷奶奶早就盼着他回家了。上军校后能陪他们的机会本就屈指可数,现在又有疫情阻隔,他禁不住有些心酸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肖禹霆在校门口见到了风尘仆仆的父亲,还没有张口,泪水就禁不住“吧嗒吧嗒”地往下掉。“是不是假没请下来?大小伙子了,别哭!回不去没关系,你照顾好自己,好好完成任务!”

  不能拥抱、不能握手,在父亲的劝慰下肖禹霆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。其实护校的日子也很充实,每天除了执勤,还有队干部和战友们陪伴,只是经常会想念家人。肖禹霆想起高中住校时,每个周末回家后都是自己肆意“撒欢”的时光。刚入军校时,夜里想家居然会忍不住哭鼻子。而现在,疫情的肆虐更让他意识到家的珍贵、家的美好、家里每个人都平安的消息对自己竟是如此的重要……

  但是对于一名军人来说,“家”字前面还有一个“国”,“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”“有根才有花,有国才有家”。肖禹霆对父亲说,对学校的决定,自己要做的,一是坚决服从,二是高标准执行。“特殊时期的护校行动,任务艰巨、使命光荣。这个寒假不能回家了,请爸妈一定理解,请给爷爷奶奶带去我的新年祝福……”

  父亲决定返程。看着发动的汽车,肖禹霆下意识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在他看来,这辆车就是他们家的一部分,因为它承载着很多家庭记忆,坐在车上就像回到了家。他对驾驶位的父亲说:“您放心,我一定在校尽职,决不会当孬种、做逃兵。”说罢,肖禹霆推开车门下了车,他挺直胸膛、庄重地对着车窗行了个军礼!那一刻,父亲冲他竖起大拇指。

  300米距离泪眼凝望——没照顾成爱人,却成了护佑89名学员的一座山

  晚上9:00,队长牟禹衡像往常一样匆匆走在通向学校南门的路上。两个多月来,这条路他每天要走4遍,每遍要查7个哨位。南门是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执勤点,因为这里是疫情防控期间校区唯一的进出通道,执勤学员要在这里对过往人员测温、登记、消杀,一点都马虎不得。

  牟禹衡认真查看着执勤记录和学员防护装备穿戴情况,完成这一切后他没有急于返回,而是静静地冲着大门外灯火通明的高楼凝望……隔着马路300米外就是那扇熟悉的窗户,他知道,此刻妻子牟航一定孤零零地站在窗前眺望自己。

  这,是他们夫妻俩的秘密。安排护校时,牟禹衡主动承担了除夕以后的值班任务。妻子很支持他,说:“护校任务那么重,这些孩子都是第一次在外过年,你是老大哥,一定要照顾好他们,我一个人会照顾好自己的!”大年初一刚过,按照上级要求,牟禹衡就不能再离开营区回家、妻子也不能来队探望,他们虽然近在咫尺却宛如银河相隔,夫妻俩只能约好每天在他查岗的时候“见上一面”。

  “换我班的干部刚刚回来,还需要隔离观察15天,所以我还是回不了家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你忙吧!学员们还好吧?他们都坚持两个多月了,你可要多想办法缓解他们的压力!”每次通话妻子都会叮嘱牟禹衡把学员照顾好。

  牟禹衡夫妻俩老家都在黑龙江,结婚后妻子跟随他来到郑州。这些天她一个人独居在家,要说不需要陪伴那是假话,可是这些学员更需要他!他知道,此时此刻,自己就是这89名学员的精神支柱,是他们身后的一座山。他们都还不到20岁,第一次离家这么久,还要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,别说是学员就是自己也曾有过担心害怕。作为学员队领导,就应该像父母兄长那样关心、照顾他们,尤其是现在,更要比平时想得周全些。

  “你照顾好自己,我该回队里点名了。”牟禹衡挂掉电话,冲着对面的高楼挥了挥手,转身揉了揉眼睛,大步向学员队走去。

  200多张心愿贴——没能件件心想事成,却在军营收获别样情谊

  “叶泳仪,出列!”2月27日的晚点名有点反常,讲评完工作,值班员突然点到了学员叶泳仪,这让她有些忐忑。然而,值班员接下来的话很快让她释然。“今天是叶泳仪同学的20岁生日。疫情期间,不能集体庆祝,我们大家一起给她唱首生日快乐歌,好不好?”听着祝福的歌声在操场回荡,叶泳仪激动得落下眼泪。

  刚回到宿舍,“祝你生日快乐——”更让叶泳仪出乎意料的是,女生班的姐妹们竟然神奇地端着“生日蛋糕”出现了。特殊时期哪里能订到蛋糕?“你尝尝就知道了!”原来“蛋糕”是姐妹们自己DIY的,她们自己蒸的面饼、现炒的果酱、凑起来的干果……

  “刚才队前给我过生日,是不是你们‘告密’的?”叶泳仪好奇地问。“不是我们,是‘贴吧’上你的心愿贴透了底!”

  “贴吧”是四队前厅设置的心愿墙,大家有什么心愿、困难都可以贴上去,写什么都可以,五花八门、五颜六色,常常引来大家驻足观看。

  前几天,叶泳仪眼看着计划寒假中和家人一起过的20岁生日泡汤了,就随手贴了张“我可怜的20大寿”,结果就有了这个特殊的生日庆典。

  心愿墙原本是交流的平台,疫情期间更成了大家倾诉心声、释放压力的宣泄阀,相互鼓劲、相互帮助的加油站。由于放假,校园超市封闭,有段时间大家生活用品告急。有人贴出“我的零食断供了”,很快队里就让大家列出采购清单,队干部做好安全防护后去校外超市帮大家采购,甚至还买来了女生不好意思张口的卫生用品。

  “我们虽然没有回家,但是有了新家”“哨位替代了教室,都是‘三点一线’,但责任更大、意义非凡……”在困难和压力面前,89名学员的心更近了、也更宽了,争先恐后要求去风险最大的南门执勤,越来越多的学员开始在电话里主动安抚在家隔离的亲人情绪……

  经历了这个史上最长“寒假”,叶泳仪和战友们渐渐懂得,只要大家一起共同面对,再大的困难、压力和危险都可以战胜。这段患难与共、并肩战斗的经历,也教会了他们团结、勇敢和坚强,教会了他们责任、使命和担当。

  疫情即将消退,坚守仍需继续。相信,生命中有了这一段特殊的护校战“疫”经历,他们成长的脚步会更轻快,理想的放飞会更高远。

  图片说明:

  这个由“90”后队干部和“00”后学员组成的护校分队,在战“疫”的道路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青春印记。

  图①:队长牟禹衡凝望着家的方向。

  图②:“贴吧”上的心愿贴成了大家的加油站。

  图③:姐妹们自己DIY的“生日蛋糕”。张晓东摄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